<optgroup id="etetv"><li id="etetv"></li></optgroup>

      1. <span id="etetv"><blockquote id="etetv"></blockquote></span>

      2. <optgroup id="etetv"><li id="etetv"><del id="etetv"></del></li></optgroup>

      3. 媒體報道

        巨輪入水 一塊鋼板也能定制?

        導讀:全球工業數字化轉型、向智能制造邁進的大潮中,中國制造的處境和發展前景如何?作為一家大規模鋼鐵制造企業的負責人,近日,復星全球合伙人、江蘇南鋼集團董事長黃一新在德國漢諾威工博會期間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工業化和信息化融合給生產流程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在進一步利用信息技術、互聯網思維再造生產流程的過程中,中國制造企業不僅要做賺錢的事,也要堅持做“難事”和“慢事”。

         

        融合的工業

         

        在南鋼工作30年,黃一新親歷了自動化、信息化給鋼廠帶來的改變。“1988年南鋼員工近3萬人,年產30多萬噸普鋼;如今,員工數量縮減到1萬多人,年產1000萬噸特鋼,這種明顯的減員增效,很大程度得益于自動化和信息化的應用。”黃一新說。

         

        對南鋼來說,自動化和信息化不是新名詞。黃一新說,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基于生產設備控制的自動化,南鋼已經開始使用車間或分廠級的制造執行系統(MES),將一個車間或分廠的運行單元聯系起來。在此基礎上,南鋼于2005年前后開始使用企業資源計劃系統(ERP)將全廠的采購、生產、銷售等各個環節聯系起來,實現了覆蓋全廠的信息化。

         

        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工業展,漢諾威工博會連續6年將主題定位在“融合的工業”,體現了新一輪工業革命的核心“融”。“融”的基礎是“聯”。以南鋼的實踐為例,中國制造企業已經能夠實現“聯”,優化生產和企業流程起步并不晚。

        ?

        個性化定制是工業4.0的初形

         

        黃一新認為,智能制造要求的“融”以更廣泛的“聯”為基礎,不僅限于企業內,而是打通上下游,直達終端消費者。

         

        “個性化定制是工業4.0的初形。”黃一新說道,2015年南鋼啟用自主研發的分段定制準時配送系統(JIT),開啟了個性化、柔性化產品定制的新模式。

         

        他舉例說,在向下游造船企業提供鋼板的過程中,從前只能根據用戶訂單大批量的生產單一品種、單一規格的整塊鋼板,“半塊鋼板是廢品”。然而,由于造船企業改變生產流程、采取模塊化生產,倒逼上游鋼鐵企業必須能夠同時提供小批量、多品種、多規格的鋼板。

         

        利用JIT系統,南鋼能夠按照用戶需求,將軋出的一整塊鋼板靈活加工成不同的品種和規格,提供給多個用戶,幾乎沒有浪費。

         

        黃一新說,盡管個性化定制使南鋼的生產成本有所上升,鋼板售價隨之略有上漲,但對造船企業來說,造船周期和用工成本縮短三分之一,用料省20%以上,價值十分可觀,因而使南鋼與造船企業上下游互利共贏。

         

        “開發JIT系統是一件難事。3年來,我們一直不斷改進。”黃一新指出,個性化定制不僅對生產,對整個倉儲物流形式都會造成顛覆性影響,因此必須通盤考慮并不斷完善流程設計。

         

        不僅在技術上,南鋼還在拓展從鋼廠直達終端客戶的新商業模式(C2M)。黃一新說,針對工程機械的鋼材磨損件,終端客戶可以不經工程機械制造商,直接向南鋼訂制原裝零配件。“客戶通過APP上傳圖紙,南鋼負責生產和配送,縮短設備維護時間、提高維護質量。”

         

        目前,擺在黃一新面前的難事之一是JIT系統與下游企業對接的問題。“如果下游企業沒有足夠的信息化能力,無法通過相應的系統與南鋼的JIT系統對接,南鋼的個性化定制能力就無法為整個產業鏈的制造能力帶來躍升。”黃一新說,為此,南鋼計劃幫助下游企業實現信息化對接,打造平臺將下游企業聚攏起來。

         

        傳統產業+互聯網思維+用戶入口流量,這是制造業企業轉型的一個方向

         

        “傳統產業+互聯網思維+用戶入口流量,這是制造業企業轉型的一個方向。”黃一新說,只有增強用戶粘度,才能把“賺錢”的企業做成“值錢”的企業。

         

        與信息化相比,更難、更慢的是裝備制造能力的提升。黃一新說,中國鋼鐵的品質已經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但高端鋼鐵制造裝備仍是“洋貨”居多。

         

        智能制造不僅要有“聰明的大腦”、先進的自動化生產流程和能力,還需要先進的設備。“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依然年輕而充滿活力。”黃一新認為,鋼鐵制造設備必須在引進的基礎上堅持吸收、改造、再創新,以工匠精神、創新驅動,用10年左右的時間形成高端裝備制造的自主能力。

        波多野结衣